香港伯乐汇心水论坛

千年烽烟与叙利亚古文明

时间:2022-09-06 来源:本站原创 作者:admin

  近日,在中国国家典籍博物馆举办了“邂逅·美索不达米亚——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今日战火纷飞的叙利亚是一个具有古老文明的国家。早在上古时期,叙利亚地区就是从波斯湾到地中海的水陆贸易商道的必经之地。各种物资从波斯湾经幼发拉底河上溯,抵达马里城邦(现今叙利亚境内),之后转陆路抵达地中海东岸。活跃的商贸活动带动了该地区的经济繁荣,曾出现过不少强大的古城邦国,马里是其中最重要的一个。商贸繁荣之地,往往战略地位十分重要。从上古时期起,叙利亚地区就是兵家必争之地。及至罗马帝国时期,叙利亚地区又是罗马帝国和拜占庭帝国与安息帝国和萨珊帝国交锋的前沿。因此,叙利亚考古发掘出很多古城遗址,有着非常丰富的古代文物。

  在上古时期,叙利亚地区也被称为“上美索不达米亚”,意即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的上游地区,该地区范围大致包括现今叙利亚、伊拉克北部、黎巴嫩、土耳其东南部,也被称为“大叙利亚地区”。最早进入该地区并建立政权的是闪族人的一支阿摩利人。从公元前3千纪的后期开始,阿摩利人从叙利亚西部向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大规模迁徙。阿摩利人的族长沙玛什·阿达德一世原本是古亚述王国的雇佣军首领,他率军帮助古亚述王国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攻城略地,征服了叙利亚大部分地区、安纳托利亚东部和美索不达米亚北部,逐渐壮大了自己的军事实力。之后,沙玛什·阿达德窃取古亚述王国的王位,自己做了亚述国王(公元前1808—公元前1783年在位)。

  在沙玛什·阿达德一世统治时期,古亚述王国开始向外扩张,建立了一个被称为“上美索不达米亚王国”的国家。现存沙玛什·阿达德一世时代的遗迹是他在亚述城修建的恩利尔神庙,考古学家们发现神庙的许多砖块和物品上都刻有“沙玛什·阿达德一世,阿淑尔神庙的建造者”的铭文,他还声称自己是“底格里斯河和幼发拉底河之间土地的统一者”。上美索不达米亚王国的强大使得南部的古巴比伦著名国王汉谟拉比(公元前1792年—公元前1750年在位)在其统治的初期也不得不对沙玛什·阿达德低声下气。

  沙玛什·阿达德在西部最强劲的对手就是马里城邦。马里,即现在叙利亚境内的特尔·哈利利,位于叙利亚的阿布·卡马尔西北部11公里处。马里王国是古代美索不达米亚地区十分重要的一个城邦国,它扼守从波斯湾到地中海的商路要道。沙玛什·阿达德长期觊觎马里的富庶和战略地位,数次出兵想征服马里未果。但在公元前1791年,沙玛什·阿达德最终赢得胜利,占领马里,将马里并入上美索不达米亚王国的版图。

  马里城邦的遗址是1933年—1938年间法国考古学家发现的。根据考古发掘资料,马里王国在公元前2千纪的初期达到鼎盛。考古发掘的文物有雕刻的石像、壁画和青铜器,还有重要的宫殿和神庙。这些考古发掘的文物揭示了当时马里王国的富庶。在此次叙利亚文物精品展中,便有发现于马里古城沙玛什(太阳神)神庙的珍珠母贝镶嵌画。这种源于两河流域的镶嵌艺术对后来古希腊和希腊化罗马艺术中的马赛克镶嵌艺术产生了重要影响。

  沙玛什·阿达德去世之后,“上美索不达米亚王国”逐渐衰落,取而代之的是胡里人(亦称胡里安人)在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建立的米坦尼王国。早在公元前1800年左右,胡里人就已经进入了叙利亚地区。公元前1500年,胡里人建立米坦尼王国,统治中心在美索布达米亚平原北部的瓦舒坎尼(该城具体位置至今不详),公元前14世纪米坦尼的国力达到顶峰,当时占有安纳托利亚东南部、叙利亚北部与美索不达米亚平原北部。

  米坦尼向南部扩张的时候,正值埃及第十八王朝著名国王图特摩斯三世(公元前1514年—公元前1425年)当政。图特摩斯三世被后世誉为“埃及的拿破仑”,是一代枭雄,在他统治时期埃及开始向外扩张。图特摩斯三世率领埃及军队从南部推进到大叙利亚地区的时候,米坦尼与之发生了激烈冲突,双方为争夺迦南地区(现在的巴勒斯坦地区)打得难分难解。公元前15世纪末,两个竞争对手结束彼此间的敌对并结成同盟,因为他们需要共同对付一个新崛起的力量——来自安纳托利亚高原的赫梯王国。

  赫梯人是古印欧雅利安人的一支,大约在公元前2000年左右随着印欧民族的迁徙迁居到安纳托利亚高原。赫梯人是西亚地区最早发明冶铁术和使用铁器的民族,对冶铁技术的掌握使其军事实力大大增强,于公元前1700年—公元前1200年间在小亚细亚半岛上形成赫梯王国。赫梯人有自己的独特楔形文字系统,但其浮雕艺术风格与美索不达米亚艺术风格基本一致。

  公元前14世纪末,米坦尼国王舒塔尔那二世死后,米坦尼王国立即陷入了内外交困之中,王子们为了争夺王位而展开内战。而公元前1375年赫梯王国出现了一位强有力的君主苏皮鲁留马,趁米坦尼王国发生内乱之际,苏皮鲁留马发动了入侵米坦尼的战争。

  公元前1370年,赫梯与米坦尼展开大战,赫梯攻克了米坦尼的首都瓦舒坎尼,米坦尼从此开始国势衰落。公元前1350年,亚述的阿淑尔·乌巴里特一世(公元前1365—公元前1330年在位)与赫梯联姻,开始攻击米坦尼。亚述国王向当时的强国埃及派遣大使,被埃及接受。这标志着亚述重新崛起,再次出现在美索不达米亚舞台上,而米坦尼王国一落千丈。

  胡里人采用两河流域的阿卡德楔形文字作为记录他们自己语言的文字。1983年,在现今土耳其的哈图萨发现了不少胡里人楔形文字的石碑和赫梯楔形文字的译本。其中有米坦尼国王图什拉塔写给埃及法老阿蒙霍特普三世的书信。这一考古发现充分说明了米坦尼在鼎盛时期,其势力范围从叙利亚地区已经到达安纳托利亚高原东部地区。作为一个政治力量,胡里人或许在美索不达米亚的历史长河中并不十分重要,但在文明史上他们却扮演了非常重要的角色。胡里人采用了美索不达米亚南部古巴比伦的宗教神话体系,并把它们直接传播给赫梯人和希伯来人。此后希腊人部分继承了这份文明遗产。

  公元前9世纪开始,亚述再度复兴,进入历史上的第三个时期也是最辉煌的时期,即新亚述时期,也称亚述帝国时期(公元前900年—公元前612年)。亚述帝国在阿淑尔·纳西尔帕二世(公元前883年—公元前859年在位)开始向东部扩张,先进攻扎格罗斯山脉的山地部落,后进攻米底部落,之后又挥师向西征服了叙利亚地区,把自己的领土一直扩展到地中海海边。亚述帝国的鼎盛时期是在萨尔贡二世(公元前722年—公元前705年在位)统治时期,疆域被扩大到极致。

  亚述是一个军事帝国,为了渲染战争胜利,亚述人将美索不达米亚浮雕艺术发展到巅峰。亚述存世的艺术品多为表现战争及猎狮的浮雕,而壁画很少,只有现今叙利亚境内的泰尔·阿赫马尔遗址残留有约130米的壁画,属于提格拉特·帕拉沙尔三世(公元前744年—公元前727年在位)时期。此次叙利亚精品展便有其中一幅壁画截图,现收藏在叙利亚阿勒颇博物馆。该壁画截图描绘的是两位男子胸部以上半身像,用粗黑线条勾画,人物浓眉大眼、头系发带、须发茂密,须发中隐约可见螺旋卷纹,具有与亚述浮雕艺术一致的风格。

  鼎盛时期之后,亚述帝国开始逐步衰落。公元前614年,在米底人和闪族迦勒底人的联合夹击之下,亚述的千年古都亚述城沦陷;公元前612年,有“狮穴”之称的亚述新都尼尼微沦陷;公元前605年,米底和迦勒底联军攻克亚述军队的最后一个据点卡尔赫米什,亚述王国彻底灭亡。

  公元前550年—公元前330年,叙利亚地区属于古波斯帝国阿契美尼德王朝的统治疆域内,基本上平安无战事。公元前330年,亚历山大东征击败阿契美尼德王朝,占据了整个西亚地区,由此开始了西亚地区的希腊化时代。

  亚历山大英年早逝,他的三位将领瓜分了他南征北战打下的广阔疆域。其中,希腊、小亚细亚、叙利亚西部由安提柯一世继承,建立安提柯王朝;从波斯到叙利亚东部则由塞琉古一世继承,建立塞琉古王朝,是当时希腊化国家中版图最大的王朝,历史上又称为叙利亚王朝,其中叙利亚地区中国史书称为条支;埃及地区由托勒密一世继承,建立托勒密王朝。由此,叙利亚地区一分为二,成为东西两大帝国争锋的前沿地带,战火连连。

  从公元前4世纪开始的希腊化时期至13世纪末西方十字军东征结束,安条克这座历史名城一直是叙利亚地区乃至整个地中海东部世界最重要的城市之一。在罗马帝国时期,安条克成为罗马与安息来回争夺的焦点城市;在阿拉伯帝国时期,安条克又成为十字军与阿拉伯帝国来回争夺的焦点,西方十字军一度在该地建立了安条克公国(1098年—1268年),其领土包括现今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东南部。

  从安条克古城遗址考古发掘的文物十分丰富,而古城建筑融希腊、罗马、安息艺术风格为一体。在安条克古城的一个墓园,有数块公元1至2世纪的刻有希腊文的墓碑,墓碑上的人物或站立或半躺在卧榻上,人物发式、衣物样式、卧榻样式等均为古希腊式。而在安条克古城墙附近出土的人物头像所戴的帽子,既有古罗马风格,也有安息风格。文物上不同的文化印记充分体现了安条克古城在各大帝国争夺中的历史变迁。

  此次叙利亚古代文物精品展中的几尊石灰石墓葬雕像均来自叙利亚帕尔米拉古城,人物雕像注重写实的浓郁罗马风格提醒着人们这一地区的主人是谁。

  公元前1世纪中期,罗马帝国如日中天,三个显赫人物庞培、恺撒、克拉苏同时登台,被称为“罗马三巨头”。他们驰骋地中海沿岸,所向披靡,完全占据了叙利亚地区,还试图进一步向东扩张,但是遭遇来自安息王朝(西方称“帕提亚王朝”)的强有力的挑战。克拉苏于公元前53年带兵入侵安息王朝,双方在卡莱(幼发拉底河以东约50公里处)展开大战。安息以不足2万的兵力大破罗马4万大军,这一战役成为世界军事史上以少胜多的著名范例,7个罗马军团基本全军覆灭,克拉苏战死,罗马军团的神圣徽章——圣鹰徽章也被安息人抢走。卡莱战役之后安息乘胜西扩,把叙利亚东部地区据为己有。公元前36年,罗马著名的年轻统帅安东尼再度对安息用兵,意图夺回丢失的叙利亚领土,但同样遭遇惨败。至此,罗马向东方扩张的势头被安息遏制,叙利亚地区的一半被安息所掌控。

  屋大维(公元前63年—公元14年)执政时期,罗马朝野上下一致要求和安息开战以雪卡莱之耻,不过屋大维明白和安息作战的胜算太小。这时,安息的一名王子不巧被人挟持到罗马帝国的叙利亚控制区,成为罗马人的俘虏。屋大维抓住这个契机,通过外交斡旋谈判,以归还王子作为条件,终于使卡莱战役中的罗马战俘获得释放,并使罗马军团被缴获的神圣鹰徽得以归还。是时,卡莱战役已过去20余年。

  罗马皇帝图拉线年在位)统治时期再次向东扩张,于公元114年杀害了臣属于安息王朝的亚美尼亚国王继承人,并将亚美尼亚变成罗马帝国的一个行省。由此,安息王朝再次与罗马帝国开战。图拉线年亲自指挥了围攻哈特拉的行动。

  哈特拉位于现今伊拉克北部摩苏尔市西南50公里处,古代属于大叙利亚地区。公元前1世纪,安息人占据此地,2世纪,城市已经颇具规模,并成为安息帝国与罗马帝国抗衡的军事要塞。图拉真围攻哈特拉,久攻不下,反被安息王朝的守卫军队击溃。图拉真只好撤退回属于罗马帝国疆域的叙利亚境内。罗马人征服安息王朝的梦想再次破灭。

  哈特拉城由石块砌成,四面各有一个城楼,威武挺拔;城内建造有多座太阳神庙宇,它们建在一块长方形的圣地上;由7座大门组成的围墙围绕着圣地,两边厢廊由巨大的石柱支撑,气势恢弘。整个建筑群是希腊化后期建筑与罗马建筑风格相结合的产物,同时,其装饰色彩又不乏东方的韵味。遗憾的是,2015年3月7日该古城遗址被恐怖组织“伊斯兰国”严重摧毁,堪称人类文明的重大损失。

  公元224年,萨珊王朝建立,罗马帝国趁其朝代更迭之际,完全占领叙利亚地区。萨珊国王沙普尔一世(公元239年—公元272年在位)登基后对罗马发动多次攻势,又重新夺回了叙利亚重镇安条克。公元260年,沙普尔一世在埃德萨(位于现今叙利亚北部和土耳其东南部)战役中大败罗马军团,并且俘虏了罗马皇帝瓦莱里安(公元253年—公元260年在位)。这对罗马帝国来说是最耻辱的一场战斗,瓦莱里安终其一生在萨珊王朝做苦役,直到病死。而沙普尔一世则命工匠在法尔斯地区的纳格什·鲁斯坦姆山崖上雕刻了瓦莱里安跪在沙普尔一世战马前投降这一历史场景的著名浮雕。

  萨珊波斯帝国的势力扩及小亚细亚东部,而瓦莱里安兵败被俘使得罗马帝国威望一落千丈,罗马各地军团纷纷拥兵自立,出现“三十僭主”。公元395年,庞大的罗马帝国受北方蛮族入侵,一分为二,东罗马帝国以君士坦丁堡为首都,又称为拜占庭帝国。公元476年,西罗马帝国在北方蛮族反复入侵下,终于灭亡。

  萨珊波斯帝国在霍斯陆一世(公元531年—公元579年在位)统治期间走向鼎盛并向西征伐,意图征服叙利亚全境。公元527年,拜占庭皇帝查士丁尼一世(即著名的查士丁尼大帝)登基。为恢复昔日罗马帝国的版图,他对内厉行改革,加强中央集权,对外积极向东举兵扩张,同样意图征服叙利亚全境。两位雄主在叙利亚地区展开了新一轮罗马-波斯战争。双方先后展开了四次大规模的争霸战,最终结果皆是波斯大获全胜,拜占庭割地赔款。霍斯陆一世的孙子霍斯陆二世(公元591年—公元628年在位)继位之后,于公元602年对拜占庭发动战争,终于把叙利亚地区完全置于自己的控制之下。他先后征服了整个小亚细亚、叙利亚、安条克、大马士革、耶路撒冷,最后于公元619年占领埃及。至此,萨珊波斯帝国的版图达至极盛。

  拜占庭与萨珊波斯双方交战数百次,叙利亚地区始终是战争的漩涡中心。从严格意义上说,这是一场两败俱伤的拉锯战,战争严重消耗了交战双方的力量。拜占庭帝国的军事力量由此大大削弱,以致后来无力抵御阿拉伯人的入侵。萨珊波斯经此长期战争更是元气大伤,大厦根基动摇。公元651年,萨珊波斯被阿拉伯大军所灭。之后,阿拉伯人以叙利亚大马士革为都城,建立了阿拉伯倭马亚王朝(公元661年-公元750年),从此叙利亚成为阿拉伯世界中的一员。

  原本住帐篷的阿拉伯人在征服萨珊波斯之后,被波斯建筑艺术所征服,在大马士革修建了很多波斯式建筑。随着波斯的伊斯兰化,这些建筑亦被称为伊斯兰建筑。大马士革清真寺是其中最著名的建筑之一,坐落于大马士革老城中央,建于公元705年倭马亚王朝时期。叙利亚早期的伊斯兰建筑主要集中在大马士革老城区,然而很多老建筑在战火中成了废墟,甚为遗憾。

  在西方十字军东征时期(1096年—1291年),叙利亚地区一直是阿拉伯与西方较量的前沿地带。在伊斯兰世界内部,叙利亚地区又一直是以阿拉伯为代表的逊尼派和以伊朗为代表的什叶派两大派的交锋地带,教派冲突此起彼伏。在现当代国际政治格局,特别是阿拉伯世界与西方世界之间的各种矛盾冲突中,叙利亚始终是前线地带,硝烟弥漫,战火至今未散。

织梦CMS官方 DedeCMS维基手册 织梦技术论坛

Power by DedeCms